新闻信息
陈中华;免费医疗教育是人民的基本人权

陈中华;免费医疗教育是人民的基本人权


陈中华.jpg


    人民健康是国家发展的根本,免费医疗是人民健康的基础。在朝鲜,所有教育是免费的,教育机关不得从学生或其父母、保护人受有关入学、上课、实习、参观、参观学习的费用。同时还以免费医疗制和预防医学方针,确保所有公民对健康的权利。在朝鲜,包括门诊治疗在内,医疗机关向病人提供药品、诊断、住院等治病所需的一切服务,还有为劳动者提供的体检、预防接种等预防医疗服务都是免费的。


    新闻周刊;《瞭望》2010年10月11日 ;现在的朝鲜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即使在最困难的时期。仍然把惠及全民的免费医疗、免费住房和免费教育坚持下去。


  新京报讯;(记者魏铭言)有报道称卫生部今年将全面推行“先看病后付费”,引发社会关注。卫生部门明确回应:由于受社会征信体系、医保报销水平等条件限制,“先住院后付费”模式要在全国推行,一些基本条件尚不具备。


  世界卫生组织进行的成员国医疗卫生筹资和分配公平性的排序中,世界第二大经济中国位列191个成员国中倒数第四位,国医改实施市场化实验是中国医疗的一大错误。

   

   我认为;如果一个国家在病人身上打挣钱主意,这个国家的人文思维肯定出现问题。中国医疗卫生领域过多引用市场化机制,使得高端城市大医院发展越来越快,农村乡镇医院城市社区医院逐步萎缩,甚至到了无法生存的地步。中国医疗医药医疗器材完全商业化,医疗费用医疗材料价格暴涨,普通民众望“医”却步,视“医”为虎。只要你去中国医院看看,各式各样的医药代表穿梭医院院长办公室,中国医院是名符其实的卖药市场。看病贵看病难是中国“两会”几十年的话题,像中国官员财产公示难以出台一样,群众看病贵看病难几十年纸上谈兵。中国已是个法治国家,经济实力位也居世界第二,并不是先治病后付费条件不具备,就连实行治好病再收费条件都具备,北京中美联合医院实行治好病再收费已十多年了,很简单。


  1.凭身份证明和诊断证明就诊。


  2.自费检查[防止无病骗药的]。


  3.签订治好病再收治疗费协议。


  4.治好病不交费的向法院起诉。


  5.对确实无钱的减免[凭单位或街道村委会证明]发现单位或街道村委会开虚假证明的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中美联合医院.jpg


    现在大家都在谈全球化,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目前大家所谈的全球化都是资本的全球化,都是官员的全球化,都是富人的全球化,都是精英的全球化,却忽略了全球化的最本质内容:社会主义的全球化。


    社会主义全球化的最主要标志,就是以往只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正在成为现代国家的标配。不仅仅是社会主义国家古巴、朝鲜等实行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包括丹麦等北欧资本主义国家,也在实行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甚至连已经复辟资本主义的俄罗斯,都仍在实行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最有意思的是,一些十分贫穷的国家,为了表明自己属于现代文明国家,也在实行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菲律宾就是典型,一个到中国来要饭吃的国家,居然在去年宣布实行免费教育。


    可见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正在全世界广泛铺开,正在成为现代文明国家的制度标志。除了在中国主张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被视为极左分子之外(以往是极右势力把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主张视为极左,今天连一些左派都把主张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人,看做是极左分子),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无论是是否已经实行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国家——都把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看作是人民的基本人权。


    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是任何力量任何制度都无法阻挡的社会潮流。今天社会主义的全球化发展,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不仅美国在搞社会主义,比如共同诉讼制度和员工持股制度;欧洲在搞社会主义,比如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福利保障制度;俄罗斯在搞社会主义,比如普京宁可财政破产也决不放弃苏联留下来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社会保障制度;连非洲也在搞社会主义,许多非洲国家宁可公费医院里只剩一瓶紫药水,公费学校里只剩一张破桌子,也要为社会主义坚守住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这块牌子;至于古巴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则更是标配的社会主义。


    可见,今天的全球化,实际上是社会主义的全球化,虽然全球化的过程由美欧等西方发达国家来主导,规则由他们来制定,但是逐渐把公共资源和生活资料越来越多地用于社会公众福利,而不是夜以继日地不停制造世界富豪,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大潮。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精英集团为了获取选票,不得不在客观上顺应这个历史潮流,加剧社会主义的全球化过程。这一点,从特朗普和特雷莎梅的竞选演讲中就看得十分清楚。不管他们内心实际是怎么想的,但是他们能够竞选成功,主要是来自于他们对民众的社会主义承诺。


    面对社会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复兴,中国教育改革;必须彻底摆脱教育产业化、市场化、商品化,回归到“教书育人,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上来。而绝不是“妄自菲薄、数典忘祖、去中国化、崇洋媚外”。医药改革;必须彻底摆脱医药产业化、市场化、商品化,回归到“救死扶伤,爱国卫生,人民健康”上来。而绝不是“小病大治、重复检查、以医养药、赚钱第一”。


    中国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